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强姦处女新娘

强姦处女新娘

「乾杯,乾杯

饮宴已到中途,一对新人循惯例向前来祝贺的宾客敬酒。郭雄的视线没有一刻离开过新娘子,他的脑海满布新娘丽仪的倩影,尤其穿着旗袍敬酒的她就更加诱惑迷人,玲珑浮突的身躯被旗袍紧紧包裹着,一对白的美腿在旗袍开叉处露出,格外迷人。望着丽仪纯美的脸容、高挑的身段,郭雄胯下的阳物已经兴奋膨胀起来了。「美人儿,今晚我一定要操你,嘿嘿??」郭雄心内暗想。

酒宴完毕,郭雄藉着一对新人送客的机会,握了丽仪的小手,柔软滑腻的触觉,已令郭雄想入非非。「表哥,招呼不到,再见!」新郎俊文对微微发呆的郭雄道别。「再见!」郭雄离开酒楼后,便拿出手提电话拨电?「荣,我刚离开,我表弟应该很快便会从酒楼回家,你们的情况如何?」「我和阿虎已经成功进入了你表弟居住那幢大厦之内,我们现在藏匿在天台上,无人发现我们,等一会你表弟回到大厦门口时,你来电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升降机前等他。」「没问题,我现在乘计程车来。」

郭雄在俊文居住的大厦门外等了二十分钟左右,便看见俊文的车子驶至。「干你娘,怎会这?多人!」郭雄看见大约有十来人陪伴着俊文和丽仪从酒楼回来。原来这十多个人都是俊文和丽仪的朋友,他们一大群人从酒楼送他们回家的。「很夜了,你们送到门口成了,我和丽仪自己上楼便成了。」俊文站在大厦门口道。「不成,我们还没有闹新房。」俊文的朋友起哄道。「改天玩吧,今天我和丽仪忙了一整天,大家都很累了。」俊文知道丽仪害羞的性格,不大习惯闹新房这种疯狂玩意,所以婉言相拒。「春宵一刻值千金,不要阻着俊文的好事。」「那?我们大伙儿再到卡拉OK唱歌吧。」「俊文、丽仪,好好享受春宵,我们走了,再见!」看见俊文的朋友离去后,郭雄心内大喜,他连忙拨电在大厦天台等待猎物的同党。「他们正在上来,你们可以行动了。」

目送朋友们离开后,俊文牵着丽仪的小手步进大厦。升降机内,俊文深情的眼睛凝望着丽仪,丽仪给瞧得赤霞满脸,头儿默默低垂。丽仪此刻的心情乍喜还惊,喜的是今天嫁了给自己最喜爱的男人,惊的是稍后时间将会发生的行为°°夫妻之礼。

由于丽仪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,所以一直和俊文发乎情,止于礼,两人最亲密的行为限于接吻,今晚将会和俊文进入从未接触的境界,怎不教她的心房咚咚的跳个不停。

俊文此时的心情亦非常兴奋,她望着丽仪娇羞漂亮的脸庞,淡淡的幽香从娇妻身上传来,已令他情欲亢奋不已。「叮」的一声,升降机抵达10楼,俊文和丽仪甫踏出升降机,已被两把牛肉刀架在颈项。「打劫,不要出声,不然休怪我刀下无情,快开门进屋!」蒙了脸的阿虎威吓道。利刀架颈,俊文和丽仪被胁持进入自己的屋内。阿荣从手提袋内取出一早预备好的麻绳,将俊文两手两脚紧紧捆绑在一起,然后将一片牛皮胶布封住俊文的嘴巴,令他发不出声来。阿荣将俊文推在沙发上,全身被麻绳紧纠缠的俊文,就像俎上之肉,动弹不得,只能眼瞪瞪看着事情的发展!望着阿荣一步步走向仍被阿虎胁持的丽仪,俊文此时的心情就像被一块重铅系着,急促地往下沈。「真是一个漂亮的妞儿,咕噜,大佬真是没介绍错,今晚饱矣,嘿嘿!」望着肌肤胜雪,身段适中,样貌甜美的丽仪,阿荣忍不住吞了数啖口水。「不要??」被贪婪淫秽目光注视的丽仪,已泪流只睫,她惶恐地哀求。在丽仪背后用刀胁持着她的阿虎,突然用手拦腰将她紧拥着,虽然隔着裙子和对方裤子的布料,但丽仪已感到一根坚硬灼热物体顶着她臀部不停磨擦,她本能想闪避这侵袭,但被阿虎蛮力控制着,不能反抗。

背后的男子吞口水和呼吸越来越急促,手部亦从腰部隔着裙子向上摸索,停留在丰满的胸部摸扭着。虽然隔着衣服和乳罩,但耻辱感觉己令丽仪泪水汹涌溢出,泪眼中她看到阿荣亦已按捺不住,伸手正要掀起她的裙子下端。

「不要,求求你们??鸣鸣??」突然,阿荣的手提电话玲起,将阿荣的动作停止住。

「事情办妥没有?」郭雄在大厦门外用手提电话致电阿荣。「OK,大佬你真系与介绍错,那妞儿真棒,样靓身材正,今晚想不精尽人亡才怪,哈哈。」「你按电掣打开大门,我现在上来开餐。」「OK,我现在就去开门。」蒙了脸的郭雄进入屋内,他望了望被捆成大闸蟹的俊文,随即露出狞笑。这个平时温文尔雅,含着银钥匙出生的表弟,今日落难的可怜样子,令郭雄看得非常兴奋。

「!平时你老子持着有几个臭钱,看不起穷亲戚,老子白鸽眼,儿子有难受。」郭雄心想。他狠狠用脚在俊文小腹踢了几下,然后挥拳狂捶不已,俊文痛得昏死过去。「不要??不要,求求你们不要打他」看见心爱的俊文被痛打,丽仪心痛哀求道。三头淫狼哪会理会丽仪的哭求,丽仪越伤心,越能满足他们变态心理。郭雄行至丽仪前面,近距离淫邪地望着无助的丽仪。哭成泪人的丽仪,虽因挣扎而髮鬓 乱,但容颜依然俏丽,丰满的胸部随急促的呼吸跳动。「嘶??裂??」郭雄粗暴地将丽仪白色套衣向左右扯开,露出一件丝质亵衣。「不要,救命??」丽仪惶恐地竭力挣扎哭叫。郭雄喉咙颤动,他咽了数啖口水,将丽仪的内衣向上拉起,一对丰满尖挺的乳房被白色乳罩包裹着,一道深深的乳沟突现在乳杯中央。在丽仪后面的阿虎迅速解开在丽仪背后的乳罩扣子,随着乳罩脱落,一对竹荀嫩乳弹出,雪白无瑕的双乳被三头淫狼尽览无遗。丽仪羞得闭上双眸,善良的她不信人性竟有如斯丑恶之一面。虽然闭上泪眼,但淫秽的声音仍然不停传进她耳中。

「哗大佬,条女对奶好正呀!仲坚挺过爱美神飞弹,两粒莲子仲系粉红色。」阿荣淫笑道。郭雄冲动地伏在丽仪胸前,左手握着她左边乳房狎玩,嘴巴则贪婪地吸吮着右边浅藕色乳头。阿虎的手则已伸进丽仪裙内,沿着嫩滑的小腿一直向上游索。「不要,求求你们放手,鸣??求求你们。」丽仪用尽仅余的气力竭力地挣扎,因为阿虎的手已伸到两腿尽头,隔着绵质内裤抚摸三角地带。弱女的挣扎,只是徒然,阿虎的手已进一步拉开内裤橡根边缘,伸进内裤之内,直接肉贴肉触摸柔软的阴户。丽仪拚命地合拢双腿,阿虎的手只能抚摸阴阜中间的裂缝,未能一探桃源仙洞。

熊熊的欲火急速地蔓延,三人的阳具已硬如铁柱。「拉她进房!」郭雄道。已浑身无力的丽仪,当然无法反抗三名大汉的暴力,她被强拖进睡房。郭雄将丽仪推倒在睡床上,阿荣阿虎两人分从上下强按着丽仪的手脚,使她不能动弹。裙子和内裤已被郭雄脱去,丽仪像一头羔羊,赤裸裸等待悲惨的命运来临。六只眼晴贪婪地望着丽仪赤裸的阴户,稀疏的耻毛铺在阴阜之上,裂缝之下两扇阴唇紧紧保护着嫣红的处女洞。郭雄迅速脱去身上衣物,他赤裸压在丽仪雪白身躯之上,双手不停搓揉丽仪双乳,灼热的阳具已抵着阴户之裂缝找寻洞口进入。阿荣用力掰开丽仪两腿,两片阴唇因双脚张开而稍微分开,狭窄的桃源小洞失去保护而外露,郭雄的阳具很轻易的顶着洞口,龟头部份受阴肉磨擦之后,兴奋得更加胀大。

「主耶稣,救我??」感觉一根灼热粗壮的物体抵着阴道,丽仪知道被强姦的悲惨命运快将降临,她默默地祈祷。郭雄此时的心情异常亢奋,如此漂亮的美人儿正被她压在身下,滑溜溜的肌肤任他抚摸,阳具更顶着蕩热的阴道嫩肉,只是丽仪阴道非常乾涩,令他进入非常困难。他下体不断地向洞口嫩肉施加压力,在不断沖剌下,龟头好不容易挤进阴道口,灼热的阴肉紧凑的包围着整个龟头。他心内大喜,屁股猛力一沈,阴茎冲破丽仪的处女膜,整根插进丽仪阴道之内,只留下两粒春子和阴唇接吻。

「呀??」剧痛令丽仪忍不住叫了出声。「噢!好舒服??」郭雄亦忍不住叫了出来,如此貌美娇纯女孩的身体,竟然让他阳具操了进去,被紧窄灼热的阴肉包围着非常畅快,他开始慢慢的挺动下体,一出一入的操穴。

「哈哈,大佬今晚做新郎??」阿荣和阿虎见郭雄大欲得偿,正在痛快地操着丽仪的阴道,他们亦已放开按着丽仪手脚的手。两人脱去身上衣服,用手握着自己的阳具手淫起来。两人心内都想郭雄早点完事,好让自己的阳具插进丽仪的小穴中操穴。

汗流浃背的郭雄,阳具已在丽仪小穴出入数百下,甜美的快意已令他控制不住。蓦地,他紧抱丽仪的娇躯,下体急劲地快插数下,浓稠的精液悉数射进丽仪子宫之内。

「轮到你们了,这妞儿真正,又紧又窄,等一会要再操她一次。」郭雄满意的离开丽仪。随着郭雄阳具之拔出,浓浓的阳精和处女血缓缓从丽仪穴口流出。「包,哈哈!我胜了,我先操。」阿虎开心道。阿虎乘着郭雄留在丽仪阴道裏的精液润滑,阳具较易进入丽仪狭小的阴道操穴。丽仪一动不动地任阿虎在她小穴中出入,因为在郭雄射精前她已痛得晕倒,在昏迷时她依稀看见上帝,上帝无言的望着她,满脸哀伤。